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另一个世界的番外

作者:反派二姐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天晴书院=www.tqshuyuan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day1.周日

    已经快晚上十点,米奥才加班回到家——一个周末又这么“浪费”在工作上了,他把西装外套挂在一边,食指勾进领带口松了松,忽然听见几声敲门声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他有些纳闷——搬到这个公寓一年多以来,并没有什么到访的朋友,跟邻居也没怎么打过照面,近期也没网购过,他想不出是谁会上门找他。

    一边往玄关处走,他一边问:“哪位?”

    门外无人应答,只是又敲了两下门。

    米奥皱了皱眉,一边单手解开袖口,身体朝前倾凑到猫眼上看。

    第一眼,他没有从鱼眼中看到任何东西,稍微调整一下角度,才发现视角下方有什么白色的东西在晃。

    好像是什么白色的毛线帽子,他狐疑地又问了一句:“谁?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回答他的还是敲门声。

    米奥往后退了半步,他半只袖子挽到肘部,露出精壮的小臂——伸手拧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一只羊。

    米奥觉得自己眼睛从未睁的这么大过。

    羊?十几层的电梯公寓上面,出现了一只羊?

    米奥探出上半身在楼道里左右看了两圈——确实是没别人,忽然,他腹部一软,低头见那只羊正歪着脑袋顶在他肚子上想要进门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”米奥用手撑着白羊的头部,对方却以为自己要摸它,主动地在他手里蹭了蹭。

    不远处,电梯铃响一声,米奥连忙让出位置叫羊进屋——不然这被邻居看到了,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他身子一错开,羊就迈着腿进了屋,蹄子在大理石瓷砖的地板上发出清脆好听的咔哒声。

    米奥还来不及关门,邻居就走出电梯进了楼道——对方笑着和他打招呼,米奥严肃地点了点头作为回应。

    关上门转过身,米奥赫然发现那只羊已经信步漫游到了客厅阳台边——一只羊和电视沙发摆在一起的场面实在太过荒诞,米奥深吸了一口气,满脑子震惊地左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边走边招手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然而那只羊好像听懂了一般,听话地“咔哒咔哒”溜达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从哪来的?”米奥问,一边去摸羊的脖子,看上面有没有挂什么卡片或字条——羊脖子毛很厚,手感很好,米奥情不自禁多摸了两把。

    然而什么也没有,这就是一只不知怎么出现在了公寓楼里的羊。

    米奥插着腰,观察起这只羊来——羊的体型不大,介于成年和羊羔之间,全身覆盖着白绒绒的厚实卷毛。它两只圆溜溜的黑眼好奇地左右打量,耳朵微微有些塌,看着很好欺负的样子,然而头顶上已冒出了向后微弯的角,是只小公羊。

    小羊的蹄子整齐又干净,完全想象不出来是怎么穿越城市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米奥坐到一边,打开手机搜寻附近有没有什么动物园或宠物店走失了羊,期间小羊就在他家里逛来逛去——他能听见羊蹄声忽近忽远,但走得十分悠闲。

    网上搜索的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,然而小羊已经逛回来了,用角轻轻顶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米奥侧头去看它:“饿了?”

    但小羊好像只是因为角痒了,想找个地方磨一磨。

    但米奥一用拇指去揉搓他的角尖,小羊又抖着耳朵甩了甩头避开了。

    围着茶几走了一圈,小羊再次回到他身边,背过身去,柔软的尾巴在他手臂上扫来扫去,然后圆滚滚的屁股一矮,再慢慢收起前蹄,坐在了他的脚边。

    米奥还完全不能消化这个场景——他几乎确定是自己的员工部下弄来整自己的。

    对着羊的后脑勺拍了一张照片后,米奥传给自己助理:这是什么?

    几乎是立刻,助理传讯息回来:???这是什么?

    米奥:不是你们干的?

    助理:不是。

    助理:不对,这是什么?

    米奥:羊。

    助理:??????

    米奥退出了聊天页面——无用的员工,他心想。

    小羊已经把半边身子挨在了他小腿上,软蓬蓬又热乎乎的。他轻轻动了动腿,小羊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米奥又问:“你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小羊竟软软地“咩”了一声,好像在回答他一样。

    米奥失笑道:“咩?咩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小羊又拖长音调:“咩——”

    米奥转着圈把小羊拍了一遍,全程小羊都很配合,只除了有时候他手举得太近是老拿头来蹭他。

    米奥问:“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小羊没有咩,但米奥还是去打了一碗水,又掰了一些青菜叶子放在碟子里。

    小羊用鼻子拱了拱菜,没有吃,但舔了两口水喝。

    米奥蹲在地上看了一会儿,打了个哈欠——最近赶项目尾期,他已经连着加班两周,明天又要早起,于是他决定先放置这突如其来的羊不管,站起身伸了个懒腰,一边解扣子一边踱步到浴室里洗澡。

    洗完澡后,他擦干身上的水,把毛巾在湿发上呼撸着浑身赤’裸地走出浴室——有一刹那,他甚至忘了羊的存在,但下一刻,他就看见自己床上趴了一只十分舒坦的大白羊。

    米奥挥手赶它:“下去,你身上脏,去。”

    小羊不为所动,直到米奥伸手过来推他身体,才咩咩叫起来,但就是不挪窝。

    米奥竖起眉毛:“你下不下去?”

    小羊拖了一个千回百转的“咩”,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day2.周一隔天一早,米奥是被有节奏的“咔哒”声叫醒的,他坐在床边一脸魔幻地看羊散了一会儿步,才起来刷牙洗脸。

    出门前,米奥留了一些清水和菜叶,又把门窗关好,回头说:“你不要……拆家。”

    小羊坐在地上甩尾巴,歪着头看他。

    到公司后,助理小姐看见他,就端着咖啡和行程表随他一起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助理:头儿,今天上午十点……

    米奥却举起手打断她:“先别说这个,你去查查周围哪丢羊了。”

    助理:“头儿,您怎么最近老跟羊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米奥说:“我没过不去!我……我捡了一只羊。”

    助理喷水了。

    助理:照照片了吗?来看看啊。

    米奥递出手机——角度有些奇怪,光线也不是很好,米奥想,羊本羊似乎可爱一些。

    但一声尖叫依旧划过周一早上的办公室:“好可爱啊!!!!!”

    不出片刻,全办公室都涌进来围观羊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太可爱啦!”

    “带来班上看看嘛头儿,求你了!!!

    “超可爱啊!!!!”

    米奥头疼不已,把大家连带助理小姐都轰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忙起来,米奥就忘了时间,下班时间分分秒秒地过了,直到天幕渐黑,腹中传出饥饿的回声。

    糟啦!米奥从座位上弹起来——完全忘了家里有只羊!

    一路赛车回家后,门还没开呢,就听见里面咩咩的叫声,刚打开门,一阵咔哒声后,废土被羊角顶翻了。

    米奥用手捂住脸,身上被羊蹄子踩了好几下,顶着羊蹄攻势,米奥费劲地爬进屋里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盆里的水喝光了,菜叶也没了,阳台上的盆栽也秃了。

    小羊还在闹脾气,咩呜咩呜地抗议。

    米奥举起手投降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工作忘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小羊仍旧不太高兴,米奥伸手摸它头的时候竟然躲开了,扭着屁股走到了客厅角落,凶巴巴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宠物饲料店也关门了,米奥只能先热了一点冰箱里的咖啡牛奶喂给小羊。羊像是饿狠了,呼啦呼啦地舔得嘴边毛都是牛奶。

    米奥很发愁,想来想去,只能到楼下花园拔草。

    高档公寓绿化很好,但米奥人生第一次做这种没品的事,无奈极了。

    day3.周二站在穿衣镜前调整领口的翻折,米奥感到自己屁股戳在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上,回头一看,小羊正在用他的屁股磨角。

    米奥严肃道:“你怎么还不穿衣服,不是说了要出门了吗?”

    小羊依旧沉迷屁股,耳朵摆来摆去的。

    吸取了昨日的教训,米奥再不敢把羊单独放在家里了,时间还早,小区一片寂静,米奥牵着羊贼眉鼠眼地进了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打开车门米奥收起后座,比划了两下,小羊似乎明白了,前蹄一搭,后退稍用力,就乖乖坐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把羊安置在办公室里后,助理小姐才到,惊奇道:“头儿,今天这么早,咖啡还没做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米奥招招手:“你叫美宣那边来个人,拍点照片,做个寻人……寻羊……寻人启事。”

    助理愣了三秒,眨了眨眼,尖叫起来:“什么!小羊在这吗!!!!”

    “快去头办公室看小羊!”

    “超可爱的!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陆续走近办公室的人全体疯魔,再度涌入米奥办公室,把小羊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小羊发出了颤抖的咩咩声,往米奥身后躲。

    大家母爱爆棚——太可爱啦!

    “它好黏你啊头儿。”

    “太可爱啦,在哪捡的我也要去捡!”

    “对啊头儿,帮我们也捡一只羊啊!”

    小羊害怕地把脑袋钻进了米奥西装外套里,米奥双臂张开发力,手臂和肩膀鼓起,把一屋子的人全都推了出去:“快去工作!”

    足足又花了二十分钟,大家的亢奋才逐渐平复,办公室又恢复了宁静的日常。小羊本来在米奥办公室玩,好奇地朝外面看了好几次,胆子逐渐大了起来。他用头顶蹭了蹭门把手,前蹄扒拉着门缝,小心翼翼地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各位立马就看见了它,兴奋到浑身颤抖,但怕吓到羊只能忍着不敢吭声,听它咔哒咔哒地四处溜达,闻闻这个看看那个。

    “小羊小羊,来吃这个。”一位员工悄声说。

    小羊观察了他一会儿,凑近他闻了闻,又闻了闻他的手,吃掉了他手里的零食。

    霎时间,每个人的搜索页面都变成了羊饲料的网购页面。

    被投喂了一圈的小羊终于逛回到了米奥办公室——彼时米奥正在打电话,听见叮叮铃铃的声音,发现小羊脖子上带了一个粉色蝴蝶结铃铛。

    小羊摇头摆脑,铃铛清脆地响。

    米奥嘴上依旧讲着电话,眼睛却观察着小羊溜达到自己身边的桌子下坐好——它半个屁股搁在米奥脚上,用前蹄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铃铛,耳朵动来动去。

    米奥禁不住伸手去揉他脖子后面的毛,小羊软咩咩地叫一声。

    一天高强度的工作后,米奥困倦不已,不小心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咪着了,醒来时办公室一片寂静——大家早走空了。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很久,大家也习惯了他独自加班日常,没有打扰他。

    黑暗中,米奥觉得自己脸颊湿湿的——小羊正用鼻子蹭他,又舔了舔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米奥笑起来,问:“你在等我吗?”

    小羊围着他来回走了几步,他一举起手,小羊就把脑袋塞进他手心里。

    米奥掏出手机给助理发消息:那个启示,暂时还是别发吧。

    带上大家失心疯下买的打量食物、草料、零食和营养剂,米奥带着小羊坐电梯来到空荡荡的停车场,打开车门,小羊顺从地蹦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给你取个名字吧,”米奥说:“前天捡到你的,我想想,前天有什么特别的呢?”

    “前天是个安息日。”米奥手伸到后座,小羊舔了舔他的手掌:“回家了,安息。”

    day.3000米奥抱着小羊的身体,身体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其实它早已经不能称之为小羊了,“小羊”只是一个旧时的用语习惯。

    躺在冰冷兽医院台子上的羊,有着修长的四肢的漂亮的弯角,只是它已经很老了,虚弱地半睁着变灰的眼睛,倚靠在米奥怀里。

    医生劝慰道:“没办法啊,宠物的寿命本来就比人要短暂,你还有好几十年可以活,但对于它来说,已经是极限了。”

    米奥伸手摸摸它的头,觉得他的心有一块被挖掉了。

    day.0猛然从梦中醒来,安息睁眼看了一会儿天花板,才摸出手机瞧了瞧时间——还不到六点,今天又没早课,完全可以再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不过刚才那个梦真是奇怪啊,自己变成了一只羊。

    梦里还有个男的,是个大帅哥,很喜欢摸自己的头和耳朵,穿西装的时候手臂和胸膛会把衬衣和马甲都好看地撑起来。

    安息闭了闭眼,试图回到那个梦里。

    但忽然,似乎有什么有细微地抓挠声响起,安息“唰”地再度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他屏住呼吸听了一会儿,挠门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什么啊!!安息抱住被子,干嘛非得趁室友都不在的时候发生这种灵异事件!

    但下一刻,走廊里传来了响亮地一声:“喵!”

    支持(完本神站)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书院" 看免费小说,没毛病!

    (www.tqshuyuan.com = 天晴书院)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